服务热线:10101212(人工 9:00~22:00)
当前位置:PPmoney > 基金知识 > 对冲基金 >

中投吐槽对冲基金了 但你们知道央妈有多不好伺

时间:2016-12-07 14:11
中投吐槽对冲基金了 但你们知道央妈有多不好伺候么? 小编今早看到这么条新闻,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中投主管对冲基金的董事总经理,Roslyn Zhang在对冲基金行业年度SALT大会上吐槽说

中投吐槽对冲基金了 但你们知道央妈有多不好伺候么? 小编今早看到这么条新闻,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中投主管对冲基金的董事总经理,Roslyn Zhang在对冲基金行业年度SALT大会上吐槽说,过去几年对对冲基金行业非常失望,正在将一些基金经理的名字从认可名单上划掉,还要考虑是否削减中投在对冲基金的整体投资。特别有些对冲基金对中国也不太了解,还一窝蜂的去做空人民币!(你拿着央妈的钱,是搞笑么?) 想到中投是中国唯三的正局级企业之一(邓小平批准的中信集团、还有铁路总公司是另外两家),钱多、官又高(即使外管局,就官论官也要向中投喊声大哥滴),这话出口确实不轻哇。

虽然投资对冲基金只是中投投资组合中的一小块而已

但中投委投的比例确实也还不少。

据中投年报显示,2008—2014年,中投公司境外投资业务年化收益率分别为-2.1%、11.7%、11.7%、-4.3%、10.6%、9.33%和5.47%;自成立以来境外投资的累计年化净收益率为5.66%。(这么大的规模,绝对数看起来还成,我翻了下MSCI World的指数表现,感觉差不多)

当然,像对冲基金能不能帮客户赚钱这个问题,中投不是唯一有困惑的,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伊利诺斯州投资委员会以及纽约市员工退休基金,都选择削减投资比例或直接全盘退出。

不过路透的报道说,密苏里州教师和公务员退休金,加州教师退休基金等至少六家养老金都在考虑增加对冲基金的投资比例。要是再看Preqin的统计,从2010到2016年,投资对冲基金的美国公共养老金数量从234平缓增长至282,其投资组合中的对冲基金平均占比也增长了近10%。

所以对冲基金到底能不能帮客户(包括央妈)赚钱,还真不好说。

但这也引申到另一个问题,作为金融界权利最大、能量最大、又最为神秘的机构,为央妈们服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这周太忙,把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拿出来再发一次,这周末保证有新的更新哈~~)

首先,各国央妈都一样,能投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多为以美元储备为主的外汇资产,单纯用钱多来形容央妈们的资产,是不能反映震撼程度的。截止2014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3.84万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1530亿美元资产规模的25.09倍。

于是市场给他们起了两个名字,央妈们的钱,叫做“Real Money”,钱多到能砸死你,交易单数虽少,但量大、且交易时限更长,很少做今天买、明天卖这种波段操作。

对冲基金的钱,叫做“Fast Money/Smart Money”,钱相对少,但交易多,交易时限不定,家家风格囧异,交易风格变幻莫测。

所以从投行的角度,伺候对冲基金,是薄利多销的感觉,双方对价格都非常的敏感;而伺候央妈就是年景好的时候,尖沙咀海港城大牌奢侈品牌的感觉,央妈想买的时候,你只要站在那随便服务下就行了。

比如说,交易时段,央妈问价也就是一次过的事情,满意就买,不满意就明天再算;对冲基金对盘面盯得那是个紧啊,特别碰到市场动的厉害的时候,一窝蜂的全部在第一时间跑去找sales要价格,并且人家是买方,是被人服务的,询价为省时间,基本连个please都不会打的,要是sales没在第一时间回复,五秒之内,BBG上必定传来他们的夺命信息:

“人呢?”

“???”

“。。。。。。。。”

你们感受下。

而什么希腊违约关键日、非农数据等等都是会影响市场的重要时点,市场的波动也较为放大,因此央妈们及一些大型对冲基金现在也会避开交易高峰期,免得加剧自身交易的风险。

到了下单的时候,央妈的量那是一个巨大,大到可能万分之一的利率变化,就会给他们带来十万美元的盈亏,不是他们对价格不敏感,但他们很多时候不得不买、不得不卖,就逼迫他们对价格不能敏感。

央妈们当然也不会只选一家投行伺候,可能会问上一圈,找个价格最好的成交。就怕询价过程中,央妈的交易意图被其中一间投行给泄露了出去,而刚好市场在那个时候又出现了变动,这时候,你就会感受到你妈喊你全名的那股杀气了。央妈们的trader会直接找上投行trader:

央妈:“你刚刚干嘛了?”

投行trader:“我,我啥也没干,不关我的事!发誓!”

央妈:“那你告诉谁了?”

投行trader:“我谁也没说,发毒誓!”

央妈:“别扯些有的没的,为什么我才卖给你们就狂跌?你给我解释清楚!!!”

投行trader:“我真的什么也没说也没做啊!市场这么动了不是dealer作祟啊,555。请相信我啊,会不会是别家的小婊砸说的?”

投行trader:“央妈,快回来,央妈,再爱我一次,央妈……”

比照对冲基金。在那些市场剧烈震动的日子,可能14.3刚下的债券单子,还没等投行提交的出去,价格就一下子跳到了14.35,这时候跟对冲基金解释是没用的,对冲基金会秉持着契约精神,要求投行的trading desk把差价给吞下去。

而且对冲基金们,本身就不是一个风格,有些的交易逻辑你能看懂,有些就比较无厘头,上午买、下午卖,今天吹东风,明天吹西风,投行的trader也很难做好不好哇。好在他们是fast money,所以这时候trader就可以去直接质问了:

(一般央妈们的交易前后都很有一致性,虽然投行不能直接问央妈你们特定市场或资产价格走势的看法,但是看看他们做的trade,你差不多也能明白了的。所以中投就吐槽说对冲基金交易散户化呀)

投行trader:“哥们,你这昨天short一手,今天就空翻多的,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哎,you have to give me some color。”

对冲基金trader:“擦,昨天做错方向了,我对市场还是看好的,就酱。”

说到这里,你差不多就能感受到,投行其实是更喜欢伺候央妈的了,因为没有对冲基金那么难搞啊。但是呢,一个东西,你觉得好,别人也都觉得好啊,所以就会出现大家都去抢央妈的情况。

一是央妈钱多,对应着今后能分到的佣金也多,还不用怎么特别服务;二是央妈钱多,你不去抢他的市场份额,别人会去抢,会造成你在这个市场上份额的下降,不能不能的;三是央妈钱多,除了希腊这种资不抵债的,剩下都不会倒啊,而你天天伺候的那些对冲基金,说不定A股crash下,他就这么没了,做央妈的交易对手,风险小。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想从央妈身上赚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央妈虽大,但业绩不一定好啊,要不然为什么对冲基金得到了Smart Money的称号。

其次,为了做央妈的生意,投行可能需要牺牲一定的价格,做的交易越多,可能带来的结果就是sales赚到了足够的佣金,trading desk的trader终于亏到裤子都没了,这在香港外资投行还真是发生过。

最后,对冲基金你至少能找到个决策人啊(就是有拍马屁、拉近客户关系的机会),央妈的决策人你真能找到么,你的实际对手方只是个螺丝钉,他们赚得是体制内的钱,辣么少,你觉得他会愿意看到你通过他赚到更多的钱么。

路边社花边消息,我们央妈下面某机构从北京把一个trader弄来了香港坐镇,包吃包住,开出的是8000港币的月薪,要知道香港酒楼的洗碗工一个月都一万三的,你觉得这种机制下,人家会跟你用正常金融圈的交往方式来往、给你赚钱么。

不信?再举个对冲基金大佬的例子,Michael Steinhardt 是block trader之王。和华尔街做股票生意时,电话里面聊几句,就差不多能判断出来卖方缺钱还是不看好公司前景,赚了个盆满钵满。

之后他升级去和央行们交易债券去了,结果还没摸懂央妈们的心,刚好又碰上1994年债券市场危机,一夜之间亏了13亿美元,人生最大滑铁卢。当然大佬依旧是大佬,他的基金二十年都能保持25%的年复利增长,13亿,就当交了笔学费吧。

最后祝福:今天5.12汶川地震八周年,有点感慨赚钱多少都是小事,人平平安安的活着,才是最大的财富,愿安好!

分享到:
相关标签:

热门标签更多》

热门推荐 网贷平台
版权所有 (C) PPmoney.com 粤ICP备12030634号 网站地图